• 中国戏剧的“万州现象”_2011汉语桥
  • 发布时间:2018-10-12 14:19 | 作者:深圳新闻网 | 来源:www.szftgk.com | 浏览:1200 次
  •   “站在了船头观景秀,千红万紫满神州。”抑扬顿挫的唱腔从楼里“飘”出。曲调,时而高亢激越,时而婉转抒情,出自折子戏唱段《别洞观景》。

      这方唱罢,那厢又起。在重庆市三峡川剧艺术研究传承中心,声音此起彼伏,热热闹闹。

      见到有人来,川剧院负责人谭继琼从练功房走出来,一脸疲惫。“都在加紧排练,下个月就要演出。”即便劳累,她仍热情地挤出笑容,招呼道:“来,坐坐坐。”

      重庆有两个川剧院,一个在主城,另一个就在万州。国内知名戏剧专家在“把脉”万州戏剧时感慨:“一个地级区能够在戏剧方面精品迭出,在全国非常罕见”,并提出了中国戏剧的“万州现象”这一说法。

      “万州现象”缘何?

    中国戏剧的“万州现象”_2011汉语桥

    大型现代川剧《白露为霜》剧照。

      情结

      “猴子都要救戏”

      “在川剧团,有一句俗语,是老前辈留下来的,叫‘猴子都要救戏’。”说这话的是潘文建,剧目《白露为霜》的男主角,此刻,他一边教学员排戏,一边笑着说道。

      爱唱戏,爱看戏,戏脉传承的种子不仅牢牢印刻在万州戏剧人的心里,还深深扎根在这座长江之滨的万州城。

      万州地处三峡腹地,巴渝文化、三峡文化、移民文化和抗战文化积淀深厚,“京川歌舞话”等文艺形式曾在此蓬勃发展。早在上个世纪30年代,“国立戏剧学校”、郭沫若领导的“孩子剧团”以及40年代的抗敌演剧九队曾活跃在万州舞台上。

      “没钱,差点卖房了。”蒲庆云两手一摊,眼里满是无奈。蒲庆云是重庆三峡歌舞剧团的团长,2014年,为了将《梦回三峡》这个剧目搬上舞台,四处筹钱,操碎了心。

      173个演员,排练3个月,账上一分钱都没有。怎么办?当时,他准备向亲戚借钱,编好的短信还未发出。妻子舒群林看在眼里,很是心疼:“你是一团之长,再苦也要熬住,咱们大不了把房子卖了。”

      走投无路时,原万州文化委办公室主任打来电话,电话那头:“80万帮扶资金,马上到账,帮你们渡过难关。”电话这头,蒲庆云泪流满面。

      “宁愿苦干,不愿苦熬。”这是原创方言话剧《薪火》里大学生村官田景秀的台词。同时,这也是蒲庆云的心声,他自豪地说:“正是因为万州文艺人对戏剧热爱和情怀,总算熬出头了。”

      坚持

      “台上确保万无一失,是戏剧工作者的本分”

      2011年5月,天气微凉。成都的剧场里,热闹非凡。全国各地19个专业院团,轮番上演精彩剧目,拉开第25届戏剧梅花奖大赛的帷幕。这其中,就有三峡川剧艺术研究传承中心参与的现代青春川剧《鸣凤》。

      “我快不行了。”表演进行过半,“抢装”时,谭继琼冲着服装人员有气无力地说。她换下来的衣服,被虚汗,浸湿透了。在上台之前,她才从医院匆忙赶来,因缺钾,她一度四肢无力,动弹不得。

      接近两个小时的表演,谭继琼硬是咬着牙坚持下来了。最终因为此剧目,摘下了第25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台上确保万无一失,是戏剧工作者的本分。”谭继琼淡淡地说。

      “多元文化的冲击,观众的流失,万州文艺事业曾一度陷入低迷状态。”谭继琼目睹和经历了这个阵痛期。1988年,谭继琼进入川剧团,至今30个年头。因为坚持,无私地奉献、无畏地投入、勇于担当的坚守,最终,她带领着的川剧团迎来曙光。

      《鸣凤》获中国戏剧节优秀剧目奖,大型现代川剧《白露为霜》成功入选文化部、财政部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并获“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方言话剧《三峡人家》获全国“文华奖”优秀剧目奖……这些剧目的成功,也让深藏在万州的戏剧走向了全国。

    中国戏剧的“万州现象”_2011汉语桥

    原创方言话剧《薪火》剧照。

      创新

      “上接艺术 下接地气”

      “天坑村有条龙,困在深山中;一朝风雷起,冲向碧云空。”一首粗犷、高亢的歌谣从“坑底”冲出山外,冲向云天。2017年9月18日,由重庆三峡歌舞剧团打造的原创方言话剧《薪火》在万州启动惠民公演,共演出32场,场场爆满。

      可谁能想象?如此成功的大剧目,竟然是由18分钟的小话剧改编而成。《薪火》讲诉的是扶贫的故事,为了让这出戏不至于成为呆板的“说教戏”,区里多次组织创作团队和专家召开座谈会,征集剧本修改意见和建议,反复斟酌,至今,手稿已改到了28稿。

      一部优秀的戏剧剧目,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无数次的精雕细琢和反复打磨。当然,更重要的是创新。万州的几部大戏,主创都是土生土长的万州人,在排演之初,影响力较弱,知名度不高,曾一度不被看好。

      为了让“万州造”戏剧走得更远,万州邀请了国内戏剧界专家前来“会诊”,通过指导剧本修改、审看剧目、召开创作座谈会等形式,提升戏剧作品的艺术水准。

      “上接艺术,下接地气。”万州区文化委副主任梅万林表示,万州戏剧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里在全市,乃至全国产生较大的影响,重要原因在于,万州区的戏剧创作者贴近老百姓的生活,同时又完美地与艺术相融合。

      在排《移民金大花》时,剧组请来了重庆著名导演胡明克,他带来的戏剧理念和素养,让剧组上下耳目一新。《鸣凤》聘请《金子》的作者、著名剧作家隆学义担任编剧,全国知名的话剧导演、中国国家话剧院副院长查明哲担任总导演,为精品剧目起到了“点石成金”的作用。

      剧目质量提档升级后,向全国、全市推出,受到一致好评。先后到北京、浙江、山东、湖南演出,《移民金大花》演出250场,《三峡人家》演出300场,《鸣凤》也已将近百场,《白露为霜》70场。

      扶持

      “万州现象”背后的“万州力度”

      《鸣凤》改编自巴金的《家》,在此之前,需要创作剧目的资金,谭继琼向上级主管部门打了申请,很快,经费就批复了下来。《梦回三峡 》推出之后不久,就被纳入重庆市舞台艺术重点资助剧目。

      “出现中国戏剧‘万州现象’最根本的是离不开政府的扶持。”蒲庆云笃定地说道。政府的帮扶,让他的歌舞剧团在面临险境时,几次化险为夷,尝到“甜头”。

  • 相关内容
  • 2010-2018 深圳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联系邮箱:2823013858@qq.com 赣ICP08001245号
  • 深圳新闻网_深圳第一新闻门户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