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IT界的第一次“焦点访谈”【太极宗师回应被秒杀】
  • 发布时间:2018-01-14 07:09 | 作者:深港新闻网 | 来源:www.szftgk.com | 浏览:
  •     一. 中国IT业界的第一次焦点访谈
        二. 骑自行车的人
        三. 要决策权,争合理报酬
        四. “没有裤子穿也要搞原子弹”
        五.未结束的结束

    一. 中国IT业界的第一次焦点访谈

      1月3日,新千年的第一个工作日,《计算机世界》以蒋胜蓝采写的一组专题报道《联想与计算所的“婚变”》给我们送来了中国IT业界的第一次“焦点访谈”。这是春天的足音。笔者立即给他们发去了下面的祝贺与感谢的电子邮件:

      “在新千年的第三天,你们就推出了‘联想与计算所’的专题,非常出色。我以一个业余同行的身份祝贺你们。

      你们的‘联想与计算所’专题,讨论了一些非常重要的问题,并且挖掘到其本质的深度,表明了自己的观点,促使大家主动面对它们。(希望)这对业界与整个中国的改革会起到正面的作用。当然,这也是你们的敏感性、责任感、使命感和市场运作成功的表现。……

      望能更多地见到这种有深度,敢说话的好专题。”

      然而,正如北京业界的一位同行第二天告知我的:“敢说话”是要有代价的。

      当时有消息说,联想可能撤消在《计算机世界》上当期的广告,并传说要无限期停发在《计算机世界》上的广告。但据最新消息,通过多天谈判之后,事情已平息。

      “拍马屁的时候大家争先恐后,真有了事情,竟然没有一家传媒对此稍加涉及!”

      希望我们的媒体不要被这位读者的质问所言中。在专业的广度与深度之外,媒体必须首先要成为业界的良心,代表民族与祖国,作为真理与正义的喉舌。

      是的,“客户是上帝”。但,媒界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行业,它面对两类客户:社会业界读者和广告客商。要摆正媒体自己的位置及处理好与这两类客户的关系,需要一种综合考虑正义、原则、和商业利益的勇气与能力。注意,赢得读者与赢得广告客商都关系到一个媒体的成功与商业利益,然而两者却不是永远一致的。也正因为这种挑战性,媒体工作向许多有修养和才智的人提供了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舞台。

      对于专题发表后会产生的压力,《计算机世界》似是有所准备的,他们把专题报道组成员列了出来。这种总编、副总编敢于承担压力的精神,实为可嘉。

      《计算机世界》是一个有原则性,有正义感,有使命感的媒体。例如,在报道产品评比结果时,排名落后的一间公司以要撤走广告来威胁,要求他们隐去该公司的名字,他们也不为所动。另外,虽然媒体间存在相互竞争,但当其他媒体登载对产业界有重要意义的内容和举办有关活动时,他们都发了消息。他们有比“企业就是追求利润”更高的原则,《计算机世界》不是一份散发着铜臭味的报纸。

      这次的专题,也绝不是《计算机世界》的偶发奇想。

    二. 骑自行车的人

      倪光南与柳传志,联想与计算所,在下面的讨论中,已失去了他(它)们的个体性,他(它)们已升华为某个类的代表,他(它)们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也已升华为产业界改革中的现象。讨论这些类型和现象,抛弃其个别性与偶然性,将会更有助于我们明白事物的本质,并从中汲取有益的教训,引起更深的思考与探索。

      两个朋友甲和乙,一起学会了驾驶汽车。下一步该干什么呢?甲说:“应该去学开飞机。”乙说:“看距离太远的东西,不是那么清晰和好把握。我看还是骑自行车实在些。”

      世界上存在的东西,总有其产生的根源。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有各种交通工具并存的原因。

      在“汉卡”之后,柳传志提出联想做PC装配,改“技、工、贸”为“贸、工、技”,有它的道理,“企业就是要有利润”。也因此,一个记者在采访柳总时非常赞叹地写道:“……而偏偏是联想超过了一些以技术为先导的企业……”。

      今天,联想做成了IT业界“贸、工”的第一大企业,是一大成就,起码,这部分的营业额及就业机会是由我们的一个民族企业来掌握。不无遗憾的是,据说联想的利润只有3%,绝大部分的利润是外国的元部件供应商及微软这样的软件商拿走了。

      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希望中国发展起来成为一个巨大的市场,希望中国人用PC,希望中国人上网购物。但他们更希望中国就停留在这种大市场状态,努力阻止中国成长为他们的竞争对手。所有的技术封锁都是服务于这个目的。他们万分欢迎“装配生存”的中国IT企业。

      然而,倪光南总工当时提出要在中国率先进入ASIC设计的领域,更有他的道理,也符合倪光南之所以是倪光南。如果单单遵从“打工就是要有高收入”的想法,倪总工也许就不会放弃国外的高薪工作机会。他是希望为祖国和人民作出一点特殊的贡献。他具有可贵的挑战的精神。同时,倪总工也知道,国外已有不少成功的ASIC设计公司,而中国迫切需要发展出自己的IC设计能力,否则我们就永远落后,永远在低端市场替别人推销和装配产品。做ASIC设计会有长远的,高比率的利润,这同时也是倪总工的市场意识。

      按照报道,1994年倪光南提出要做ASIC专用芯片设计,组织一个研发中心,工作方式是将中科院计算所一些在国外留学做ASIC的学生召回国,每人年薪十万美元,跟国内的人一起做,柳传志提出了几个问题,一是没有一个称职的管理整个研发过程的人,二是没有市场,三是美国回来的人工资高,国内的人工资低,文化上如何兼容。这三点都没有一个好的解决方案,倪光南的提案被否决了。

      鲁迅先生说过:地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走现成的路是绝不需要开拓者精神的。

      最近,在美国硅谷广为发行的“电子时代周刊”报道了中国在提高IC设计能力方面所作的努力和进展,报道了外国厂商如何进入这个领域,也报道了信息产业部副部长曲维枝作为政府高层决策人员首次参加了ICCAD会议。

      然而,到了这个时候,谈论进入ASIC-IC设计的领域,已经不需要有理想与远见了。

      如果我们早点有自己的ASIC设计,今天,计算机外围元部件、VCD、DVD、和信息家电的许多芯片可能就会不完全被外国控制;同时,柳总也许就不需要在去年3月亲自去深圳为“维纳斯”机顶盒捧场,以致被责为“盖茨的雇佣军”。历史总是这么爱捉弄人。

    三. 要决策权,争合理报酬

      在美国,在硅谷,创业者之间对公司的将来发展方向产生截然不同的看法及发生争论,是每天都在发生的事。但是,企业制度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大家遵守一定的游戏规则。董事会中的投票可作为最终的裁定。

      举个简单化了的例子来说——
      甲与乙决定成立一间公司去开发一种新产品。甲比较懂管理及市场,乙则拥有这种新产品的创意与核心技术。他们写出了一个商业计划去找到风险投资者丙。最后的公司组成办法如下:

      1.公司一共发行400万股票。其中100万股为优先股,300万为普通股。(优先股没有投票权。但一旦公司破产,优先股持有者将优先获得补偿,然后是债权人,再后才是普通股。)

      2.优先股股价为每股一元,普通股股价为每股一分。普通股每股代表一股的投票权。

      3.甲分配认购到100万普通股,乙分配认购到120万普通股,丙分配认购到100优先股及30万普通股,70万普通股留作分配给其他员工认购。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
  •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sitemap | 免责声明 | 联系QQ:2823013858 |
  • Copyright © 2002-20117 深港新闻网_深港新闻|深港今日新闻|深港国际新闻|深港中国新闻|深港国内新闻|深港最新新闻|深港新闻头条-www.szftgk.com版权所有
  •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信息来自互联网,并不带表本站观点!若侵害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