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财经》杂志:汉唐证券之殇【快船vs太阳】
  • 发布时间:2019-05-21 23:20 | 作者:深圳新闻网 | 来源:www.szftgk.com | 浏览:1200 次
  •    
    财经杂志:汉唐证券之殇
     
    2004年09月22日 12:37 《财经杂志  
     

      在业内一度有“小中金”之称的汉唐证券缘何迅速沦落到被托管的地步

      本刊记者 沈涵/文

      9月13日,汉唐证券债权登记日。

     
     
     
         
     
     

      位于深圳华侨城的汉唐大厦门前,来自全国各地的债主们络绎不绝。和清爽的天气不相称的是,焦灼和忐忑写在这些人的脸上。

      就在十天前,中国证监会一纸公文将他们的命运连同汉唐一并托付于信达。谁曾想到,近年来一度以市场新贵崭露头角,并在名字中寄托“汉唐”之梦的汉唐证券,竟然仅是昙花一现。

      在汉唐内部网站上,一位名叫王菡的汉唐员工曾写道:“纵是流水淡,碧天长,路茫茫,一诺相许,誓与兴亡。”转瞬之间大厦已倾,不知此人当做如何感想?

      导火索:“816”事件

      此前,媒体报道汉唐危机起因,都直指汉唐主承销04长航债时,因包销五亿多元导致资金紧张,进而挪用客户国债,终致资金链断裂。

      “这根本不是事实。”汉唐证券长航项目组成员说。据《财经》了解,汉唐上海总部下属华山路营业部提前兑付8亿元左右客户委托资金,上海总经理顾翠华率众于8月16日向汉唐董事长吴克龄、总裁丛蔚发难,后者随即向证监会及警方报案,才是汉唐突然爆发危机的导火索。

      2004年春节后,汉唐证券以主承销的地位正式启动了04长航债的发行申报工作。其间,由于市场不断恶化,曾三次调整发行方案,即使这样,长航债与投资人的收益率要求相比,仍存在较大差距,使得债券销售困难,甚至承销团成员本身也打起了退堂鼓。为了稳定承销团成员并促使其尽可能地销售债券,汉唐采取了延长承销团成员划款期限和提高承销佣金的办法,最终承销团成员合计销售47000万元。汉唐证券在完成规定的承销份额后,通过签署补充协议的方式,实际销售53000万元。6月22日,04长航债发行工作结束。

      “04长航债在承销期内已全部销售完毕。” 长航证券部发给《财经》的函如是说,这一情况也在中央证券登记结算公司处得到了证实。

      不过,当时汉唐资金链紧张确是事实。汉唐证券长航项目组成员透露,长航债资金到账后,项目组曾希望利用在账期间拿这笔资金做短期回购,但汉唐资金部告诉项目组,可以直接结算利润而不必进行回购操作。

      现在看来这个决定意味深长,因为其时汉唐已经受到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的数次警告,内部危机一触即发。

      那么,到底什么因素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经《财经》多方调查,顾翠华的名字浮出水面。

      顾翠华,相信对中科创业股价操纵案有所记忆的人对她一定不陌生(见《财经》2002年6月20日号《庄家吕梁续篇——庄家天堂》)。此人任职申银万国证券公司上海陆家浜营业部总经理期间,曾经帮助吕梁融资7.8亿元,并提供上千个股东代码供吕梁坐庄所用。中科危机爆发时,顾本人曾到北京吕梁家中告急,给前往采访的记者留下深刻印象。中科案发后,一度传言她在接受司法调查。

      2002年6月中科案开庭,顾翠华毫发无伤。她的“义气”和强干使其成为上海证券业的传奇人物。在短暂的抱病休假后,她被汉唐纳入麾下。

      顾进入汉唐后,任职汉唐上海营业总部副总经理兼中华路营业部经理。在这里,顾翠华的能量再度得到发挥,包括上海浦发集团等多家大中型国企的委托理财业务都尾随着顾到了汉唐,高峰时达十数亿元之巨。

      2003年7月,顾翠华从汉唐证券总裁助理平建伟手中,接过上海业务总部总经理的位子。在汉唐内部,上海业务总部因其机构全、权限大、地位高,在平建伟时代就有“小汉唐”之称,而“顾老师”亦成为汉唐内人人皆知的风云人物。

      正当顾翠华在沪上踌躇满志之际,券商地雷相继引爆,曾经求之不得的国债回购和委托理财规模转瞬成为了挥之不去的沉重包袱。2004年4月,上海市国资委颁布《上海市国有资产营运机构投资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其中第十二条规定“严格限制营运机构从事期货、股票投资和委托理财”。该办法7月1日起正式实施,可看作是上海市属国有企业大规模撤离二级市场的一个明确信号。

      果然到了七八月间,要求提前结束资产委托协议的客户越来越多,汉唐证券上海的两大营业部常常有前来逼债的客户。闯荡江湖多年的顾翠华当然知晓其中利害,“在公司立场和客户利益之间,顾最终选择了客户。”知情人士告诉《财经》。

      8月16日,顾带领十多家客户代表,在华联大厦围堵时在上海出差的汉唐证券董事长吴克龄和总裁丛蔚,要求解除委托合同,未果。随后,顾令手下配合客户将委托理财的8亿元左右国债卖出,并在当天就转成客户名下的股票和可转债。

      这一行为加剧了汉唐原本存在的欠库问题(由于国债回购市场中用以融资进行抵押的标准券与实物券是分离的,因此在反复抵押融资回购的操作中,出售实物券即造成了抵押品欠库,将直接影响中央国债登记结算公司的正常运作,参见《财经》2004年8月5日号《国债回购的秘密》——编者注)。8月17日,中央国债登记公司正式通知汉唐补库,本已绷紧的汉唐资金链戛然而裂。据深圳证监局内部人士告诉《财经》,亦是同日,仓惶而归的吴克龄连夜赶赴深圳证监局,向局长张云东汇报危情。随即,证监会调查小组进场。8月31日,深圳中院接受申请到上海交易所等地将汉唐名下的所有资产实施冻结。9月3日,信达托管汉唐,正式宣布暂停所有债务的兑付。

      汉唐危楼,顷刻坍塌。

      “一个老太,整垮两家公司”的说法一度在汉唐的内部网站流传。而关于顾翠华的下落,《财经》亦获知两种不同的说法:一是顾翠华已于8月30日,以扰乱金融市场的犯罪嫌疑在上海被拘留。二是顾本人心情郁闷,断绝了和外界的一切联系,闭门休养。

      [1]  [2]  [3]  [4]  [下一页]

      相关专题:

      《财经》杂志封面秀

  • 相关内容
  • 2010-2018 深圳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联系邮箱:2823013858@qq.com 赣ICP08001245号
  • 深圳新闻网_深圳第一新闻门户网站